同洲电子老板要爆仓紧急卖壳 小牛资本接盘是福是祸?

【同洲电子老板要爆仓紧急卖壳 小牛资本接盘是福是祸?】“肯定会持续。因为我们真正的爆发还在后面,特别是三网融合的机遇,我们才刚刚开始。我们陆续推出了从无屏终端向有屏终端,多屏互动的这种产品,飞系列产品。”这是2013年4月初同洲电子(002052)实际控制人袁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一段话。(证券时报)

K图 002052_2

“肯定会持续。因为我们真正的爆发还在后面,特别是三网融合的机遇,我们才刚刚开始。我们陆续推出了从无屏终端向有屏终端,多屏互动的这种产品,飞系列产品。”这是2013年4月初同洲电子(002052)实际控制人袁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一段话。

5

当时,袁明还说,未来两到三年内,同洲电子将累计投入10亿元建立专属的是电商品牌,重点打造“飞商城”,搭建24小时内送达的物流体系。时隔三年后,或因股权质押濒临爆仓等原因,袁明拟将同洲电子控股权让予小牛资本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小牛资本”).

截至目前,尚无证据表明袁明转让同洲电子控股权与股权质押存在直接的关联。实际上在较早前,袁明已筹措到一定资金,拟用于追加股权质押保证金,理论上若该笔资金可足够对冲爆仓风险,则股权质押爆仓更不会成为袁明转让控股权的直接原因。

股权质押濒临爆仓

1月12日,同洲电子因袁明股权质押接近警戒线而紧急停牌。据当日披露的资料,袁明彼时累计持有同洲电子16.88%股权(1.26亿股),包括直接持有16.5%股权及通过资管计划间接持有0.38%股权。其中,已向国元证券用于股权质押融资的股权达1.22亿股,约占袁明累计持股比例的96.53%,系高比例股权质押。

5

按照约定,上述质押股份的融资警戒线及强制平仓线均介于8.5元~9.5元之间,停牌前,同洲电子股价跌至10.03元/股,接近股权质押警戒线。与其他上市公司采取的常规处理方式类似,同洲电子迅速停牌以给袁明预留筹措资金或抵(质)押物的时间。截至1月26日,袁明从第三方筹得部分资金,拟用于追加保证金,但并未透露该笔资金的具体数额,外界无从得知该笔资金是否完全抵御同洲电子复牌后股价进一步下挫带来的爆仓风险。

不过,仍可从股权质押的实务运作窥得一丝端倪。一般情况下,质押人可通过股权质押融得相当于所质押股权市值30%~50%的资金,一旦质押股权市值下跌30%以上便会触发警戒线,质权人将要求质押人追加保证金或质押物(如尚未进行质押的可支配股份)。若质押股权市值继续下跌而质押人未及时追加保证金或质押物,质权人便会强行平仓,以保证贷款的安全性。

极端情况下,上市公司高位停牌复牌后会连续一字跌停,质押股权市值连续击穿警戒线和平仓线,质押人拒不追加保证金,质权人无法在一字跌停板平仓质押股份,引发穿仓现象,直至跌停板被巨量资金打开。

袁明1月12日所质押的1.22亿股同洲电子股份市值为12.24亿元,依据8.5元~9.5元的平仓线中间价计算,该部分质押股份市值最多可再承受10%的下跌至11.01亿元,于是袁明股权质押融资规模约为8亿元左右(相当于平仓临界市值的70%左右).

换言之,一旦同洲电子复牌后跌停,袁明所质押的股权将有可能被强行平仓,此后同洲电子每跌10%,袁明须追加约1.1亿元保证金。假设同洲电子复牌后跌幅小于30%,则袁明至少需追加保证金3亿元~5亿元。

质押期结束后,袁明还须筹措至少8亿元借款本金及相应的利益用于解质押,或者,袁明可以向国元证券或者其他机构申请再质押,以延长质押期。过往数年,袁明曾高频次质押股权,且质押比例均不低,只不过此前同洲电子股价很少出现半年内股价腰斩的极端现象。

2011年4月份,袁明质押股份数仅占其持有同洲电子总股份的28%,至2012年6月份,该比例升至62.58%,当年10月份进一步升至80.12%。此后,袁明质押同洲电子股份数常年占其所持总股份的60%以上,2013年10月底一度达到90.81%,一年后达到95.52%,2015年2月份升至98.74%。

期间,袁明及其一致行动人自2014年9月后数次减持同洲电子,从最高32.51%的持股比例减少至目前的16.88%(未考虑增发等稀释股权事项),并于2014年11月份参与过股权质押回购交易,通过各种方式融资。

高频次、高比例的股权质押及多番减持侧面折射出袁明资金面的窘迫,以同洲电子停牌前10.03元/股的股价测算,袁明所持股份市值仍高达12.63亿元,考虑控股权溢价,该部分股权价值超过16亿元,这便是小牛资本的接盘对价。

出让控股权原因不明

2014年以前,袁明行事相对高调,并曾以接受媒体专访或出席活动等方式出现在公众视野,阐释其对同洲电子的愿景及行业发展方向。特别是在2013年,袁明就同洲电子自建商城“飞商城”曾多次发表看法,并曾留下一些充满争议的言论,如“小米卖的是手机,同洲卖整套服务”、“我袁明一定可以再造同洲”等。

进入2014年,袁明行事开始低调,在袁明的带领下,同洲电子拟从机顶盒厂商向电视互联网虚拟运营商转型,与广电运营商合作推广智能机顶盒终端以及增值服务,彼时同洲电子对外传达的理念是尽量不与阿里巴巴、小米等“硬碰硬”。当时的设想是,同洲电子将利用与广电合作的优势,在推广智能机顶盒的基础上延伸发展教育、游戏、金融、社区等增值业务。

随后,同洲电子于2014年12月份中标广东省高清互动电视平台扩容项目,并于2015年1月份与深圳广电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拟就台网互动平台、云技术高清节目等项目的建设进行合作。经过一些列业务调整,同洲电子2014年亏损4.17亿元,后来同洲电子在一次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承认,公司向互联网企业转型“一定程度冲击了原有广电业务投入”.

当然,尚无法判定同洲电子向互联网转型的成败与否,不过袁明的逐步减持乃至目前与小牛资本达成的控股权转让意向令外界对同洲电子的转型充满疑虑。

据证券时报记者获悉,2014年下半年,坊间曾一度传出袁明或涉财务危机,并指出袁明旗下的部分工厂已停工,当时同洲电子及袁明本人均未对传闻作出回应,袁明随后的多次减持也被同洲电子定义为正常减持。

除同洲电子外,袁明目前还是深圳同舟共创投资(深圳金源国富投资前身)控股股东及法定代表人,并将所持同舟共创投资质押给自然人林文彬。此外,袁明还兼任国际通信传媒董事、柬埔寨通信传媒集团董事,并曾间接参股深圳市爱渡飞科技等多家公司。

相对而言,同洲电子是袁明仅10年来唯一控股的上市公司,且是其目前最具价值的资产。如无意外,该资产将被小牛资本接盘,后者是近年来才成立的新锐公司,发展势头迅猛,实际控制人彭铁曾侧面表达过资产证券化的意思。

据了解,袁明与彭铁及小牛资本并无明显的交集,双方就同洲电子控股权转让事宜存在一定偶然性,至少在同洲电子1月12日停牌前,袁明未在任何公开场合表述将转让同洲电子控股权。有分析认为,尽管袁明股权质押濒临爆仓并不一定直接导致袁明转让控股权,但至少是诱发因素之一。

另据分析,同洲电子目前市值超过70亿元,本身存在自有业务,与小牛资本的业务鲜有重叠之处。换言之,一旦小牛资本入主,同洲电子向互联网转型的计划能否获得小牛资本的支持并不明确,不排除小牛资本搁置同洲电子现有业务而注入其他资产的可能性。

(责任编辑:DF118)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