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严与青春

采访中,王天说自己最爱听《北京,北京》,“我在这里欢笑,也在这里哭泣”,这句歌词概括了王天在北京一半工资都用来还房贷那段最难的时光。

他说,准备买房的那一刻,自己的心情非常复杂。“当时自己为了追求事业和爱情,毅然决然地来到了北京,原本是想通过自己的奋斗,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但是,在买下房子那一瞬间,却掏空了两个家庭五十年的积蓄。”

从事金融行业的他,对眼下的楼市也有自己的看法:目前一线城市地产火爆异常,实际上就是一次楼市去库存的过程,然而在经济大环境并不好的现今,政策红利前期释放得如此激烈,让人对后面的持续性产生担忧。

“就如同股票一样,很多人仅仅看到了身边朋友炒股赚了大钱,便蜂拥一般进入股市,最终的结果却是抄在了山顶上。”王天说,“来到北京,我从一个租房族到有房族,经历了很多,从最初的斗志满满,到中途的迷茫失落,再到现在的豁然开朗,实际上是交了很多"学费"的。”

“如今,超高的房价在我面前,也不过是一个数字,在这里,我只有一套房子,我不可能卖了它去换取存在高风险的回报,毕竟那是我们在这里的扎根之处。”王天说。

和杨超相比,王天是幸运的。因为杨超还不知何时才能买上房子。

现在,杨超和妻子,还有未满月的儿子,仍住在杭州拱墅区一间不到20平方米的小房子里,租金每月1800元。对杨超来说,棚顶那个底部已经发暗的节能灯,冬天透风的窗户,从楼上往下漏水的阳台,以及每次看见关门便敲门问问合租者在不在里面的脏兮兮的厕所,它们每天都在刺痛着自己。

“感觉生活得没有尊严。”他吁了一口气说。

杨超下决心买房时,买房变得难了。他现在每天依然会在网上看房价,有空就去楼盘看看,晚上依然在做着专车司机,尽量多赚些钱。“习惯了,尽管一时半会儿还买不上合适的房子。”

不论是靠双方父母掏空家中积蓄买到北京三环房子的王天,还是在杭州和自己看中的房子失之交臂的杨超,几乎都说了同样的话:买房过程中,最能感受到的是来自长辈的良苦用心,他们为我们现在的生活付出了太多太多,而我们能够做到的就是努力工作,经营家庭,让他们能够安度晚年,不让他们的辛苦付之东流。

买房就像是一场战役。不论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城市精英,还是彻底离开土地的“农民工二代”,他们的诉求和面临的困境都是类似的。

对于绝大多数年轻人来说,买房是一生中首次如此巨额的消费,尽管这些巨额数字在今年春节过后又迎来了新一轮的猛涨,但这些数字背后却是许多年轻人为买房所消磨的青春。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