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下跌冲击波调查: 油服行业困境中 并购渐趋活跃(图)

业顽强的生命力,与国家大的供给侧改革思路相呼应的是,产业自发地淘汰落后产能的同时,行业领先企业也在趁机并购做大,而优秀企业则依然为冲刺资本市场做准备。

本报记者 韩迅 上海、南通报道

导读

在采访中,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越来越多的油服企业开始寻找并购机会,尤其是上市公司,如果能够利用价格低谷及海外资源,积极并购海外市场项目,对困境中的中国油服企业来说,不失为一个长远发展的重要策略。

“今年以来国际原油均价都在32、33美元左右,要知道去年这个时候均价还在55美元以上”,2016年2月26日,江苏南通,张立远(化名)一边抽着香烟,一边面无表情地盯着电脑屏幕上不停变动的原油指数,他白手起家的这家石油钻采设备配件制造厂目前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订单越来越少,我这几个月的白头发又多了。”

这并非张立远一家企业的问题,国际油价在2015年暴跌之后,越来越多的油服公司,尤其是为这些油服公司供应设备的中小民营企业出现了大面积业绩下滑或亏损的情况。

杰瑞股份(002353.SZ)2月29日披露了2015年业绩快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7亿元,较2014年同期12亿元下降87.79%。

究其原因,杰瑞股份的理由是“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在60美元下方持续下跌,最低跌破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低点,创12年新低。全球油公司勘探开发投资一再缩减,油田服务和设备市场一片凋零;行业不景气,对专项存货计提减值准备,导致资产减值损失较上年同期大幅增加。诸多影响导致公司总收入大幅下降,净利润大幅下降。”

随着国际原油价格下跌,美国在运行钻机数量大幅下跌了74%,张立远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石油企业的自身处境已经不容乐观,“他们自己都在艰难生存,哪里还有投资新项目的打算,我们这些做设备配件的更是没有指望获得新订单了。”

订单少了

2月26日中午,南通经济开发区的一个路边餐馆里,张立远工厂的员工三三两两进来吃饭。

黄凯(化名)来自河南,在南通打工已经近8年,“换了三个企业了,跟张老板干了最长,三年多了。”黄凯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之所以出来吃饭,是因为厂里食堂的饭菜越来越不好吃,“说是土豆炒肉丝,一勺子下去全是土豆。我在门口吃饭,虽然贵点,还能吃到荤腥。”

他和厂里的同事炒了几个小菜,还各自点了一瓶啤酒,“厂里现在活少,管得不严,要是以前订单足的时候,中午喝酒是要罚款的。”黄凯坦言自己想换个企业上班了,“我老婆在前面一个厂子上班,每个月比我多挣800块呢。我是熟练工,到哪里都能挣四五千,以前年底老板还给三千块红包,今年没发,干得没劲。”

江苏南通有着为数不少的油服企业,如江苏中石机械有限公司、南通华油石油机械有限公司、江苏赛孚石油机械有限公司等,这些公司多数从事石油钻采设备配件的生产和销售,包括钻杆动力钳、套管钳、各类吊钳、吊卡等。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南通采访期间注意到,这些油服公司都面临一个严峻的问题,订单越来越少。有咨询机构认为,当前油价水平与订单状况下,油服公司要想活下来是非常难的。

“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这些巨头都缩减了勘探开发投资,导致我们的客户无法从他们那里获得订单,那我们这种提供设备配件生产的制造商更是艰难。”张立远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今年以来都一直在拜访客户,希望获得一些订单,“但是价格压得很低,几乎没有利润。”

但是,为了避免生产设备闲置和人员窝工,张立远“咬牙接了一批订单,就这样还不知道货款什么时候能给结清,这边还欠着供应商的钱呢”。

“我们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也是订单在减少,没办法,整个蛋糕都变小了。”杰瑞股份证券部一位人士3月3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由于油价长期徘徊在底部区间,全球油公司都在减少资本支出,包括减少新项目投入、剥离资产及减少开支等,“我们之前就开始收缩油田专用设备制造板块和油田工程技术服务板块,但就2015年的情况来看,订单依旧不够理想。”

不仅仅是杰瑞股份,从目前的情况来看,A股上市公司中的国内油服企业的经营惨淡,多数是在盈利与亏损的生死线上挣扎。中石化油服(600871.SH)预计2015年净利润为2300万元人民币左右,较2014年度下降98.1%;中海油服(601808.SH)预计2015年净利润与2014年同期74.92亿元相比,将减少85%左右;宝莫股份(002476.SZ)2015年业绩预期同比下滑幅度达到39.71%;山东墨龙(002490.SZ)更是惨淡,公司2015年预计亏损2.6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中海油服的主要客户中海油(0883.HK)宣布2016年资本支出同比至少下降11%,这预示着全球油田服务市场将继续萎缩,尤其是成本通常较高的海上项目。

中银国际证券研究员刘志成表示,在中海油服的45座钻井平台中,5座自升式钻井平台和3座半潜式钻井平台2016年未获得任何确认订单。另外13座自升式钻井平台和4座半潜式钻井平台也没有覆盖全年的合同。“我们预测其合同仅能覆盖2016年剩余可用时间的30%。但是,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这个预测可能也过于乐观了。”

在南通经济开发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油服企业的职工那里听到的最多一句话,就是“没活儿干!”

黄凯说他们厂子要裁人了,邻座一位年轻人插话道,“我们公司年前都裁了一拨人了,这几天还要裁人。”

实际上,全球原油价格自2014年中期以来已下跌逾70%,导致多家油服公司被迫采取了一系列裁员行动和更多的成本削减措施,其中包括全球油田服务提供商斯伦贝谢和哈里伯顿。

斯伦贝谢在2015年第四季度裁减了1万名员工,这使其自2014年11月份以来的裁员总数达到了3.4万人,占员工总数的26%。哈里伯顿今年1月曾表示,该公司2015年第四季度裁员近4000人,自2014年以来,哈里伯顿已经将其全球员工裁减了25%,也就是将近2.2万人。

“主要是蛋糕变小了,全行业都是裁员。”上述杰瑞股份证券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们在一些竞争力不强的项目上也进行了收缩,“例如固井服务方面,就进行了裁员。但是,我们在环保服务方面却增加了招聘,去年7、8月份,我们还招聘了200多大学生呢。”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原油行业全球已裁员25万人,其中大部分来自油服公司。而且原油企业去年削减开支超过1000亿美元,使得油服公司更是雪上加霜。

并购越来越多

资料显示,国内油服市场的参与者主要包括国有油服公司,如长城钻探和渤海钻探等;民营油服公司,如安东油服和宏华集团等;国际油服公司,如斯伦贝谢等。

由于油价下跌,市场化竞争程度越来越激烈,不管是国有油服公司,还是民营油服公司,都在依靠自身体制与机制的优势参与市场竞争,而国际油服公司则主要依靠先进的技术与优良的管理承揽业务。

“今年显然又是艰难的一年啊!”在南通另一家石油机械公司,50岁的老板陈明(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做石油固控设备配件的生意已经十几年了,“没有比现在更难的时候,价格压得很低。”

他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拿了一件产品,“比如说这个水力旋流器,好的时候能买到七八千,现在5千块还卖不出去。还有这种石油钻井固控配件用的支撑框,现在就两三百一个,都堆在仓库里。”

尽管发展现状并不尽如人意,但是陈明对未来的态度仍然积极,这种积极更多来自并购领域,“我这样的规模卖给上市公司应该没有问题,但今年利润会大幅下滑。”陈明觉得企业未来的出路最终就是被并购,“自己做太累了,儿子也不愿意接班,如果有并购机会,我还是愿意卖掉的。”

实际上,陈明过于乐观,江苏南通地区有着成百上千家石油钻采设备配件制造厂,他的企业并不是最优秀的,有的已经披露了招股说明书。

比起陈明,张立远的处境更困难,“我就是小企业,已经亏损了,肯定是卖不掉了,更别谈什么上市。但是,我也觉得未来就是"大鱼吃小鱼"的时代,油服行业未来三年都是并购时代。”

陈明与张立远所处的石油钻机装备行业与钻井工程服务均属于广义的油田服务行业,油田服务是石油产业链中的重要环节。油价的下跌首先影响油气公司,从而延伸到油服企业。

“国内油服企业的多数工作量主要取决于"两桶油"的资本开支,但现状是"两桶油"资本开支同比下滑较大。”在上海一位基金经理看来,油田设备与服务商的业绩肯定会受到很大影响,但这种低利润的行业背景带来的就是并购的机会。

英国品诚梅森律师事务所的一项最新调查就显示,油服公司的高管们普遍认为,今年油服行业的合并和收购数量将出现激增。有86%的高管认为,尽管目前国际油价仍在低位徘徊,但是未来12个月内,油服行业的并购交易将十分活跃。

斯伦贝谢2015年8月已经就以现金加股票的方式收购卡梅隆国际达成一致,交易金额约为127.4亿美元,斯伦贝谢公司预计交易将在2016年第一季度完成。实际上,A股市场的油服公司并购早已悄然开始,

综合性油气田服务企业恒泰艾普(300157.SZ)去年10月宣布收购新锦化95.07%股权和川油设计90%股权,本次交易将使上市公司业务延伸至高端装备制造业领域,进入石油、天然气项目的工程设计、咨询和总承包领域,公司将成为集软件开发、设备制造、设备集成、工程技术服务、现场作业及后勤保障服务为一体的油服企业。

同样在去年10月,通源石油(300164.SZ)表示,公司拟通过在国内收购北京波特光盛70%的股份、收购永晨石油55%的股份,以及意向收购一家美国石油服务公司Cutters,加之以前已经完成的对美国安德森公司的收购,初步完成了中美市场的战略布局。

上述基金经理认为,在石油行业相对低迷的时期,加速行业内的垂直整合,收购行业内优势企业,“这将有利于油服企业的抗风险能力,能够走出国门去并购更是不错的选择。”

作为全球油服行业实力最强的国家,美国的油服市场规模占到全球油服市场规模的一半左右。品诚梅森律师事务所分析指出,油服业并购数量激增将主要受业内利用低油价环境抢占市场份额和获得新技术驱动。

“我们实际上加大了对环保服务的投入,包括油泥处理、土壤修复、危险性废物处理等等。”上述杰瑞股份人士坦言,尽管目前油价形势依旧不够乐观,“2016年应该还是比较困难的,但还能跌到哪里去呢?加强海外业务布局,也是我们的发展战略。”

在采访中,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越来越多的油服企业开始寻找并购机会,尤其是上市公司,如果能够利用价格低谷及海外资源,积极并购海外市场项目,对困境中的中国油服企业来说,不失为一个长远发展的重要策略。(编辑 简俊东)

作者:韩迅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