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野韭解馋香

楚天都市报讯

胡巨勇

惊蛰过后,柳枝苏醒,苞蕾含情,生机勃勃的万物用自己的方式把春的柔情演绎得丝丝入扣。这时候,故乡河畔田头的野韭菜一丛丛翠盈盈地冒出泥土,蓬蓬勃勃地装饰着春天,也丰富着人们舌尖上的美味。

韭菜享有“春菜第一美食”的美誉,春天的野韭更是韭菜中的极品。儿时物资贫乏,在新粮接不上茬的春天,田野里的野韭菜就成了我们这些小伙伴的解馋美味。一有空闲,不等父母吩咐,我和哥哥就会邀小伙伴各提着小竹篮,带上一把小剪刀奔往河畔田头,猫腰找野韭剪野韭。野韭丛生,叶细长而扁,开小白花,在草丛里很容易辨识。剪下的野韭会弥漫出一种独有的清香,与野韭接触多了,我们手上的清香也会长久不散。剪野韭也不费事,往往不到一个小时就能满载而归。用剪子剪野韭而不连根挖也是有缘由的,因为要让野韭剪一茬长一茬,生生不息。采回野韭后,剩下所有的事就交付给心灵手巧的母亲了,而母亲最爱做的就是野韭炒鸡蛋。

小时候,如果哪家小伙伴爱尿床或是爱出虚汗,一到春天时,他家大人这时候就会挂心地利用好野韭调养他们的身子。还别说,效果很是明显。《本草纲目》中就说:“韭子补肝及命门,治小便频数,遗尿。”另外血压低、贫血以及每天早晨爬不起来的孩子,多吃野韭也能调剂补养身体。“一畦春雨足,翠发剪还生”,春日里有野韭相伴,餐桌也新鲜生动起来,清贫寡淡的日子变得悠长绵远。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