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廊需要静静

一度热闹的艺术品市场持续走低,其掀起的余波正在蔓延到画廊这一领域。在经济大环境、产业发展滞后、急功近利观念等多种不利因素的合围之下,画廊产业正徘徊在低谷。

市场惨淡

开办画廊10年之后,田振峪逐渐感受到了行业面临的寒冷,同行们不断关店转型的消息早已不再让人诧异。

2016年2月底,天津鼓楼商业区,天津重要的画廊、画店集中地之一,市场状况明显不如以往。

作为有着30余年学画经历、2006年开始创办自己画廊的资深业内人士,在田振峪的记忆中,2010年之后的3年时间是天津画廊市场最好的时期,然后到了2014年冬天,行业出现了逆转。

而新金融观察记者调查了解,2015年以来,在天津最主要的三个艺术品交易集中地,鼓楼商业区、意式风情街和五大道商业区,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画廊关店转型的现象。

“天津艺术品市场的状况主要是受大环境的影响,中国艺术品市场近一两年,遇到了一个很大的挑战,我觉得会是一个阶段的寒冬。”鼎天美术公馆创始人杜耕介绍,“它不是说一个季节的寒冬,有可能会持续两三年。”

事实上,在全国范围内,天津市场的表现并不是最差的。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发布的《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调查报告(2015年秋季)》显示,2015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成交总额为506亿元,比2014年缩水20%,其中下半年成交总额为257亿元,比2014年减少19.1%。

来自艺术家自身的判断看起来更加严苛,就在今年春节,著名艺术家何多苓在一次圈内聚会上表示:“我们需要做好今年一幅画都卖不出去的心理准备。”

根据雅昌的《报告》显示,相对于艺术品市场的正向表现,2015年市场发展主要有三个不足:一,前两年价格透支的门类,市场表现出后继乏力的趋势;二,新兴门类难当大任,不能形成规模化交易;三,艺术品基金运作日趋谨慎,与高峰期相比难有大规模资金入市。

杜耕认为,目前来看,艺术品市场,不会出现V形的触底反弹,更可能是L形曲线,就是在下行之后的低谷运行,延伸多久呢,其实业内人士心里也没底。并且中国艺术品在这一阶段行情,已经影响到了世界性的亚洲艺术品交易,特别是中国板块,在伦敦、纽约、香港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影响。

在世界艺术品拍卖市场执牛耳的苏富比之遭遇,从侧面验证了行业大范围的惨淡。资料显示该公司2015年第四财季预计亏损约1000万至1900万美元。紧接着,则爆出其当代艺术部联席总监亚历克斯 罗特(Alex Rotter)于2016年2月月底正式离职,另外,美洲区副主席兼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部全球联合主席大卫 诺曼也将于5月拍卖季结束之后卸任,而其在苏富比有着20余年的从业经历,早已是元老级人物。

国内艺术品市场,“中国书画”一直以来都是艺术品市场的半壁江山。当市场面临调整的时候,这一门类也成为总量下挫较为明显的领域,其在整个市场中的主导地位也开始弱化,直接的结果就是以经营书画为主的画廊受到冲击。

在书画另一个重要市场山东,媒体报道称由于市场波动以及政策等方面的原因,今年济南城书画市场交易大幅度缩水,往年支撑市场的礼品画的退潮,又让书画市场雪上加霜。

而北京的表现看起来更加苦涩,元旦刚过就传出了北京画廊难过成本关,近四成倒闭的声音。

多因素导致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画廊目前遭遇的困境,伏笔在几年前就已经埋下。

2006年,在书画市场并不是最火热的时候田振峪进入了市场,当时其更多是因为对这一行业的喜爱和偏好,“当时也没有想着赚多少钱,所以在不是很景气的时候开办了画廊,然而到了2010-2013年间,市场进入了最好的时期,很多画廊都在那一段

新金融记者 彭俊勇 韩煦

北京 天津报道

作者:彭俊勇 韩煦 北京 天津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