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5亿次“咻一咻”互动、80.8亿个微信红包——除夕夜,你抢红包了吗?

新华社杭州2月8日新媒体专电(“新华视点”记者张遥、张璇)到点了要支付宝“咻一咻”福卡,微信群里抢红包最好也一个不漏,得空还要去QQ红包“刷一刷”……刚刚过去的除夕,新春红包再度火爆。

根据各家公布的数据,除夕当晚支付宝“咻一咻”互动共计3245亿次,微信红包除夕全天收发量达80.8亿个。一年一度的抢红包巅峰对决搅动春晚之夜。

“咻一咻”“摇一摇”:抢红包火爆除夕夜

继羊年春晚开创先河之后,央视猴年春晚再度与互联网公司联手推出“抢红包”活动。作为央视2016年春晚独家互动平台,支付宝的“咻红包 传福气”活动从前期预热开始,集“五福”吊足了用户胃口。除夕当晚,四轮“拼手气红包”加上零点后的集齐五福平分大奖,红包总金额共计8亿元。

微信尽管今年未能在央视春晚竞标中胜出,但仍然在除夕夜红包大战中花了不少心思。“毛玻璃”效果的红包照片开创了红包新玩法,不少网友贴出照片并称“这是我最满意的照片”“看完你绝对不会后悔”,好友随机花几毛钱红包付费看照片、点赞、评论,传递着友情亲情。

一份“抢红包”时间表甚至比春晚节目单还要抢手。当张也的《走在小康路上》曲毕,在社交网络上,网友们早早打开支付宝,准备“咻一咻”,“左手不行换右手”,“手机屏幕都快戳烂就为了咻到"敬业福"。”

相比去年,手机抢红包对很多人来说已是“驾轻就熟”,不少爷爷奶奶辈也都更新装备,蓄势以待,俨然已经成为一场“全民大战”。68岁的杭州市民邹继红虽然手机还是“老人机”,但她有平板电脑,看着家人“抢红包”热闹,也让儿孙们帮着注册账号,抱着iPad,从微信群红包、到点“摇一摇”一个不落。

不过,出现的一些状况和红包游戏的设置被大量吐槽。从除夕夜20时左右开始,微信红包开始出现“网络通信出现问题、请稍后再试”等提示,网友吐槽“既发不出也抢不到”,微信红包出现短暂卡顿。支付宝推出“五福临门”集齐全套分红包玩法,但“敬业福”一卡难求,也在社交网络引发热议。网上流传的调侃对联写道:“上联:摇一摇摇到手酸只有一块五;下联:咻一咻咻到没电还差敬业福。”

79万人集齐支付宝“福卡” 每秒最多收发40.9万个微信红包

零点过后,多家互联网公司披露了新鲜出炉的除夕夜红包数据,勾勒出当晚中国人抢红包的火热全景图:

——除夕夜,支付宝“咻一咻”互动的总参与次数达到了3245亿次,是去年春晚互动次数的29.5倍。让许多网友望穿秋水的“敬业福”,最终有79万用户集齐了“五福”,平分了2.15亿元现金奖。

——微信公布的数据显示,除夕当日微信红包的参与人数达到4.2亿人次,收发总量达80.8亿个,是去年除夕10.1亿个的8倍。最高峰发生在零点过后,每秒钟收发40.9万个红包。

——支付宝数据显示,抢红包最热情的用户来自广东,江苏和山东两省用户紧随其后。从地域分布看,三四线城市的参与用户占比达到64%,明显超过一二线城市。在中小城市中,江西赣州、河南周口、山西运城位列前三。

——除夕当天共有2900万张微信红包照片发出,红包照片互动总次数达1.92亿次。

有关研究人员认为,红包大战除了移动支付的争夺之外,还体现在移动支付生态之下,利用红包这一社交场景之下的支付功能来打通用户、商户以及支付机构之间的连接,增强用户黏性。除了用户在抢红包过程中得到乐趣,支付机构和合作商户也能从中受益,可谓一举多得。

实际上,随着移动支付与线下各种业态的融合,移动支付端已覆盖餐饮、商超、出行、电影院等越来越多的生活服务场景。在春节这样的团聚时刻,红包大战对移动支付的推动功不可没。微信在社交领域一家独大,可以填补支付短板;支付宝则试图在红包大战中建立用户之间的关系链,扩展金融场景。

互联网红包成指尖上的“新年俗”

从传统短信拜年到微信拜年,年俗不断出新,数倍、数十倍于去年的互动频次表明,越来越多的用户正在接纳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年俗”。

有网友表示:“过去除夕四大年俗:贴春联、贴门神、守岁、领压岁钱;如今新四大年俗是:抢红包!抢红包!抢红包!抢红包!”

“在互联网平台上发红包,已是互联网时代人际沟通的新"语言"。无论金额大小,抢红包的乐趣多过红包本身的价值。”浙江省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杨建华认为,红包文化在中国源远流长,“红包大战”中各家打法的创新,体现着互联网技术与年俗的交融,金额不再是人们最看重的元素,有助于倡导清新风气。

受访专家表示,抢红包“新年俗”里承载了亲情与友情,不过,希望“低头族”在埋头抢红包的同时,也能兼顾家人团聚,避免让情谊只洋溢在电子屏幕上。

作者:张遥 张璇来源新华社)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