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榜:大野智新剧渐入佳境 《W的悲剧》不俗

这季的月九《上锁的房间》倒是从第二集开始突然好看起来了,可能因为原著连载的关系,故事参差不齐,但不明白为什么编剧将平淡无奇,并有无数槽点的故事放在首话,也许这部剧会后期发力也末可知也。毕竟月九向来是富士台的招牌,虽然这两三年来的号召力不断的减弱,但收视却也一直差强人意。在第二话中,整个故事很有岛田庄司的味道。在岛田的诸多作品中,最大的特点便是密室中各种部局虽然在理论上讲的通,但却没有太强的可操作性,推理小说又非教人犯罪的东西,不必有那么强的可实践性。在这话中,密室部分有两个不可操作性,一是静电使胶带固定在门上,一是通过升温来提温室内的大气压。能使胶带产生那么大的吸附力,这不知道需要多少电量,我特意试了一下,基本上无法成功。而升温也无法真正使室内的温度提升到那种理想状态,原因无它,即使有了理想的气密性,建筑材料自身也有其导热性。剧中关于木门开裂的解释也有些错误,实际上开裂的原因仍是由于室内外温差形成的热胀冷缩,使材料发生了形变,这也是为什么古代厚木门上包铁皮的缘故,目的即是增加这种导热性。这一话虽然有小瑕疵,不过其中的故事却让人很受用。


毒舌无底线的火九《LEGAL HIGH》在第二话中故事依然精彩。在第二话中不仅可以看到界雅人像个小孩子一样在沙发上打滚,也能听到新垣结衣的“走声歌”,这话中真是萌点多多。之前界雅人总是以和善正义性格的角色居多,即是《JOKE 不可原谅搜查官》中的角色,仍然在身上保留着一份人性中的正义感,以及对于法律的无奈,但在这里界却化身为一名彻头彻尾的利已主义者,不过这个角色的性格深处似乎有着多年前的难言之隐。这一话也倒是与天朝的某件代笔事件合拍,通过一个小乐队的努力来揭开那些所谓“天才词人”们的冰山一角。确实如此,按思想史的角度来看,一个人的风格可以改变,内容可以改变,但其内在IDEAL TYPE却无法改变,在小说家中,即使题材多样的芥川龙之介,也能从其作品中看到一条关于“人性本源信仰”主线。也是在这一话中,那位“天才”却也说了实话,当一个人名气达到一定程度时,他也仅仅是整个产业链条上的一环,而其所为却也仅仅是为了保证自己手下员工的饭碗与这个产业的摇钱树,真是人人都有苦衷。在这里,也让人看到了一种无名者的悲哀,同样的作品,但因为贴上不同的标签而身价各异,甚至人们对其接受程度也会为之改变。这一话中的故事处处显出一种代入感,也许在古泽良太无名时也有过这种困境,由他编剧的电影《三丁目的夕阳》系列与其原创之作《如月疑云》中,也在诉说着为自己理想而努力的作家或艺人的诸多酸楚。不过这一话中却在结尾处妥协了,或是为了照顾观众而做出了故事的调整,仍寄希望于业已成名之人会成为真正的伯乐,但媒体的沉默却也暗中讽刺他们亦是利益组织的一环,在某些无关大事大非事情面前,他们也会保持着沉默。然后小乐队BAND却也可能通过这场官司一炮成名,或者在成为舆论的消费品后迅速于这个快餐时代被人疑忘。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