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蓝网耿乐:做同志网站 不妨拐个弯

淡蓝网耿乐:做同志网站 不妨拐个弯


如果知道了自己的儿子是位同志,父母会是什么反应?看看最近很火的摄影故事集 @人在纽约 中的这位老爸是怎么说的:


“有很多年我们一直心照不宣。然后有一天,早就知道那件事的姐姐嘲笑他喜欢同校的一个男孩子。然后我听到他说:'好吧,也许是的。’ 于是我说:'儿子,我们从来没有谈过这个问题,你是同志吗?’ 虽然他身高6尺4寸,但是他弯腰伏在我大腿上,哭了又哭。而那是我人生中最美的时刻。”


可是,很多人并不像这位先生这样对同性恋持包容态度,尤其在中国,这个人群仍非常边缘化,大多数人不敢公开自己的身份,他们隐匿、压抑。正是看到了自己这个人群的需求,警察出身的耿乐创立了淡蓝网。淡蓝网是国内知名的同志网站,并且于2012年推出了同志社交移动应用 Blued,并先后于2013年、2014年获得了天使轮和A轮融资。近日,记者采访了耿乐,看看他是怎么顶住压力,挡住歧视,把同志网站、App做得有声有色。


淡蓝网创始人耿乐在DEMO CHINA活动上


从公益切入 消融争议


淡蓝网作为面向同志群体的网站,由于各种原因,没少被检察机关找过茬。但自从2012年被李克强总理接见过后,耿乐和总理的合照就成了耿乐手里的“免死金牌”。耿乐也很善于利用这样的影响力来处理一些问题。现在找他们麻烦,说同志网站是违反社会公德要关闭网站的检察机关少多了,运营起来顺利多了。耿乐在做警察工作时做的就是文职,对媒体也很熟悉,很了解媒体的“口味”。在北京奥运会前,耿乐就接受过新华社的采访,“这主要是给老外看的,想向他们展示中国多元、包容的一面”。淡蓝的知名度不断提高,一方面是因为其自身的话题性及争议性;二是耿乐他们对媒体的了解及很强的公关能力。


要做公关,也要有个可以借之发挥的载体,而淡蓝很聪明地选择了“公益”这个切入点。由于同志为艾滋病易感群体,在这个群体中的防艾工作非常重要。虽然政府及大众对同志群体持越来越开放和包容的态度,但很多同志仍对政府组织的一些检测和活动等有不少顾虑。而淡蓝由于自自身的社区、媒体属性,而且淡蓝团队中的大部分员工都是同志,更容易被同志们所认可。所以淡蓝就承接了一些政府的公益项目,比如做反歧视的宣传和艾滋病防治的宣传。一方面可以与政府建立很好的关系,另一方面也能一些收入。


耿乐介绍说在淡蓝30多个员工的团队中大部分都是同志,有4人是专门负责公益项目的,用户还可以到他们的办公室去做HIV检测,在那里他们不用担心遭遇白眼和隐私等那些头疼的问题。此外,因为耿乐及其团队在防艾工作方面所做出的贡献,耿乐也受到美国政府的邀请下个月将与一些NGO组织成员一起赴美考察。“这是考察美国同志人群的一个好机会,相信会有很多收获”耿乐说。


就这样,淡蓝从公益入手,一方面与媒体、政府等打点了很好的关系,另一方面也更好地维系了与用户的关系,塑造了口碑。


CEO的工作:找钱找人定方向


2000年,淡蓝网的前身——淡蓝色的回忆上线,是中国最早的同志社区。而直到2012年,做警察工作的耿乐才辞掉铁饭碗,开始全心全意做淡蓝网。在这个时间点上全身心地投入进来,最主要的是耿乐觉得现在中国的社会大环境已经对同性恋、同志有了一定的接受度,这个人群的市场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规模,也有了商业化的基础。


接下来,耿乐的精力主要放在了找钱、找人、把握产品的未来走向这三大块。


淡蓝运营至今已完成两轮融资:2013年8月获得中路资本300万元天使投资以及2014年刚刚完成的由清流资本投资的千万元级A轮融资。清流资本成立于2012年,是一支很年轻的投资基金,去哪网的创始人庄辰超是清流资本的主要LP之一。对于为何会选择这两家机构?耿乐在接受创业邦采访中表示,当时在与这两家机构谈时,和他接洽的投资人都是女性,女性更感性、包容等特点会更理解同志人群,沟通、合作起来会更顺畅。


为了强化淡蓝的技术力量,资本进入后,耿乐也从知名互联网公司挖来了技术骨干来助他一臂之力。耿乐对于技术可以说是个门外汉,所以他以股权及充分的信任希望下面的兄弟能把这块做好。耿乐他们目前的办公室还远在通州北苑的小区里,新一轮融资后,他们也要把办公室迁到国贸的建外SOHO,“一是公司形象的问题,二是国贸、东三环这边是同志人群的活跃地区,我们会离用户更近;三是这边的创业公司很多,方便和他们交流,黄太吉、大姨妈他们都在建外SOHO 这边”,耿乐希望到时能对新办公室好好设计一下,突出同志们的品味及设计感。


同志人群爱消费


耿乐现在已经将公司的经营重心从PC端转移到了移动端,同志社交软件Blued是他们发力的重点。相对于原来大而全的淡蓝网——其涵盖资讯、交友、社区、杂志、文学、博客、公益等业务,Blued更纯粹、更聚焦,主要就是为交友而生。相对于电脑来说,手机更具有隐私性,而且其地理定位更有利于地区交友。


虽然说手机上的Blued隐私性更强了,但由于社会上仍普遍存在的对同性恋人群的歧视和不认同,“我们发现有一小部分用户会每天卸载、安装我们的App,为什么呢?他们怕家里查看翻阅手机,只能是晚上在家时卸载掉,早上出家门后再安装”,耿乐说同志人群仍生活地很压抑,即使是身在开放度比较高的知名互联网公司,也很少有同志敢公开出柜。


耿乐自己也深有感触,他之前不太敢做宣传,即使宣传也不想刊登照片,怕被亲友同事知道。但现在形势的好转及各方面对他们的认可及鼓励使耿乐勇敢地走到了大家面前,“不仅综合性媒体报道我们,现在科技媒体也在关注我们,这对我们的后续发展非常好。”当然,我们也从社交媒体上看到了不少非议,认为他们“这么高调”、“低俗”、“看了不爽”、“还是先把产品做好再得瑟吧”……


争议一直都在,耿乐知道不能、也不需要获得所有人的认同,国外同性恋社交网站Fab在大量用户的基础上成功转型为闪购网站也给了淡蓝团队很大信心,先集聚起足够数量的用户,再通过电商、游戏、O2O等模式盈利。淡蓝现在也在和一些健身房、发廊等合作,耿乐称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同志人群具有很强的消费能力,耿乐相信这是个强有力的市场。虽然这个市场里的竞争也很激烈,Zank、Jack'D等都在圈抢用户,谁能笑到最后,就看执行力和运气了。


韩丛 本文来源:《创业邦》杂志 作者:Marina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