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日报社数字报

 ●很多人问他,当时沙特的房地产并不热门,他为什么不投资让沙特富得流油的石油产业?其实,这与瓦利德喜欢冒险、特立独行的性格有关。

 ●他每年用于慈善事业的钱约1亿美元,而且每到穆斯林斋月,他还会和亲信带着几万个装有现金的信封去平民窟发钱。

 ●要知道,在阿拉伯众多土豪中,能一掷千金享受生活的并不是少数,但能捐赠全部身家的却没有几个。

 提到沙特王室,你一定觉得就是有颜有钱。但在家族支系庞杂的沙特,王子并不是个十分特殊的存在。有人曾调侃说:“在沙特,你从楼上扔下一块石头,都有可能会砸中一位王子”。虽然这话有夸张的成分,但沙特王室人员众多却是事实。沙特王室仅王子就有5000多名,核心成员也有2000余人。正是这些人掌握着王室高达6000亿美元(1美元约合6.6元)的投资。

 今天要说的这位,那真叫“不走寻常路”!

 他叫瓦利德。如果你没听说过他,这并不奇怪。因为他没有以王子的身份活跃在政治舞台,也没有靠石油生意发家,而是凭借自己的头脑和智慧打拼出一个财富帝国,常年雄踞“阿拉伯世界首富”的位置,被人称为“阿拉伯巴菲特”。

 五年前,他就豪掷2.4亿英镑买了一架被称为“飞行宫殿”的超豪华私人客机,还有一艘每年开销达600万美元的私人游艇。

 不仅如此,他每年用于慈善事业的钱约1亿美元,而且每到穆斯林斋月,他还会和亲信带着几万个装有现金的信封去平民窟发钱。

 

 颠沛流离的“小王子”

 

 要说起来,瓦利德算是个血统不那么纯正的王子,这就决定了他童年的颠沛流离,他也不可能像其他王子一样坐享其成。

 瓦利德的父亲塔拉尔王子是沙特开国国君阿卜杜勒·阿齐兹的第21个儿子。年轻时,塔拉尔在黎巴嫩邂逅了高贵美丽的莫娜,她是黎巴嫩第一位总理里亚德·索勒赫最宠爱的女儿。塔拉尔没有在意她的外籍身份,也不顾王室反对,执意娶她为妻。1955年3月7日,他们在利雅得生下了瓦利德。

 作为外籍女人,莫娜想在讲究血统的沙特王室立足几乎不可能。瓦利德5岁时,塔拉尔与沙特王室闹翻,被流放到埃及,他与莫娜的婚姻也走到了尽头。从那以后,瓦利德便跟随母亲住在黎巴嫩。

 瓦利德自小就有很强的占有欲,无论他想要什么,都会努力去争取。他常常打开冰箱,把所有食物都撒上盐,不让别人碰。他对钱的热爱则更加明显,每次长辈给他钱,他总是用手紧紧攥着,亲吻一下,再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

 因为母亲的宠溺,年少的瓦利德十分叛逆,逃学是家常便饭。13岁那年,塔拉尔决定把他送回沙特,进入利雅得军事学院学习。在军校期间,他不仅要打扫马桶和浴室,还要早上6点自己做早餐,晚上6点准时睡觉。“那段生活改变了我的一生,从军校出来后,我性格中的优柔寡断和迟疑不决都一扫而光。”

 15岁时,他开始对商业有了兴趣,渴望去美国读书。几年后,不到19岁的他前往加利福尼亚州曼隆大学学习商业管理课程。在那里,他终于把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学习上。

 当然,爱情来到时,没什么能挡得住。大学第二个学期,瓦利德和达拉尔公主结了婚。达拉尔公主长瓦利德两岁,也是沙特王室成员,算起来还是他的表姐。

 

 “阿拉伯的巴菲特”

 

 1979年,24岁的瓦利德提前拿到学位回到沙特。他拿着父亲给的1.5万美元,还有一个4间房的工作场所,开始了创业。但没过几个月,钱就花完了,他只好用房子去抵押借贷。后来,他开始利用自己有限的资金与人脉,做起了贸易代理,又将做贸易代理赚来的23万美元全部投入到当时沙特国内尚不热闹的房地产业上。辛苦了两年后,瓦利德终于为自己赢得800万美元的第一笔生意——在利雅得附近一处军营内建造一所军官俱乐部。

 很多人问他,当时沙特的房地产并不热门,他为什么不投资让沙特富得流油的石油产业?其实,这与瓦利德喜欢冒险、特立独行的性格有关。

 当年,利雅得市中心有块地,他一直想要,但价格太高,

 瓦利德就一直等着。1990年,两伊战争爆发,很多沙特人担心萨达姆会顺势攻入沙特,便急于套现。那块地皮的主人也以原先1/3的价格把地卖给了瓦利德。瓦利德之所以敢买,是因为他深信战争持续不了多少时间。果然,战争很快结束,瓦利德用那块地皮的1/3建造了300米高的大厦,三四年后,他又把其它地皮卖了出去,投资回报率高达400%。

 “我想要进入商业世界的核心,而银行正是所有经济活动的眼睛”。瓦利德转战金融领域,不仅收购了濒临倒闭的沙特联合商业银行的控股权,还并购了沙特开罗银行,后将二者合并为联合沙特银行。

 这一投资的成功,让瓦利德信心倍增。他便把目光瞄准了国际投资领域。1990年,花旗银行境况非常差,瓦利德就以2.07亿美元买下了花旗4.9%的普通股。1991年海湾战争爆发后,花旗的股票价格一再下跌,所有的投资者都对其避而远之。不过,瓦利德却认为花旗有很大的发展潜力,他想用自己财富的一半追加投资,却遭到公司成员的反对。

 为了做出最后决定,瓦利德来到沙漠,只有在这里他才能够集中精力思考。在沙漠待了两三天后,他下了决心:向花旗投资5.9亿美元,买下了约10%的股份。消息传出不到24小时,其他投资者也闻风而至。随着资金危机的解除,花旗的股价一路走高。

 不少人认为,这个有钱又好运的王子只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捡了个“便宜”。实际上,1989年3月,当时掌管沙特联合商业银行的瓦利德,便要求财务专员为其准备10家上市银行的年报。瓦利德通过研究把投资范围缩小到4家,最后瞄准了最“便宜”的一家——当时正闹破产的花旗。

 瓦利德因此“一战成名”,名利双收,如今这些股票也已增值了20倍以上。

 时任花旗董事长约翰·里德至今对这位王子称赞有加,称他是“极有耐心的投资家”。西方商界则将瓦利德看作一个“拯救者”。因他的投资策略与“股神”巴菲特异曲同工,《纽约时报》把他称为“阿拉伯的巴菲特”。

 瓦利德还有一种非凡的能力:在工作最繁忙的时候,不怎么休息也能保持充沛的精力。每天凌晨,当别人入睡时,他开始花几个小时阅读《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报纸。凌晨四五点,他简单地喝碗汤、吃点沙拉就出去散步,然后回来祈祷、睡觉。四五个小时后,他又起床继续工作。

 对于瓦利德来说,时间就是金钱,他时刻都在工作,手机永远不离身,连运动时也不忘发短信,每个月的电话费超过8万美元。也正因此,无论在什么地方,当他需要某方面的投资信息时,马上就能得到。

 

 生活奢华 不吝慈善

 

 沙特允许一夫多妻,王室和有钱的沙特人最多会娶4个妻子,但瓦利德始终坚持一夫一妻。他与达拉尔公主结婚18年后离婚,两人育有一子一女。之后,瓦利德又离过三次婚,保持着中东最大“钻石王老五”的称号。

 “土豪”的生活总是奢华无比,瓦利德也不例外。他买那架私人飞机的时候还是空客A380飞机的首位私人买主呢……平常随便买买兰博基尼这类的豪车送送儿子……他的女儿喜欢唐那凯伦的时装,他就立马买下该品牌价值2000万美元的股份,送给当时才15岁的女儿。

 虽然生活奢华,但瓦利德从不吝啬做慈善。小时候,他家附近住着很多巴勒斯坦难民,他们的悲惨境遇一直印刻在他脑海里。现在,不管是在黎巴嫩、摩洛哥、阿尔及利亚还是美国,都能看到瓦利德的善举,每年都有上万人从他那里得到帮助。

 2015年7月1日,瓦利德还宣布未来几年将向慈善组织捐献自己的全部家当320亿美元,来帮助疾控、灾难救助和女性权益事业的发展。要知道,在阿拉伯众多土豪中,能一掷千金享受生活的并不是少数,但能捐赠全部身家的却没有几个。

 

 据《环球人物》报道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