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晚报数字报

10月中旬,兼具反弹道导弹作战能力和“协同交战”能力的美国伯克级驱逐舰“本福德”号进驻日本横须贺基地,美国媒体声称这艘“最强驱逐舰”将使美国海军在东亚“更有作为”。有分析人士指出,美国此前部署在横须贺的伯克级舰中有3艘具备反导能力,但它们缺乏协同能力,无力应对“饱和攻击”。“本福德”号将可充当“指挥控制舰”,使这一局面得到改善。

不仅能充当航母“保镖”

“本福德”号(DDG-65)属于伯克级的Flight-IA生产批次,也就是该级舰的第二种亚型,舰体长约154米,舰体宽约20米,满载排水量8900吨,1994年11月下水,1996年4月服役。由于采用戴维·泰勒海军舰船研发中心设计的宽体船型,该级舰具有较好的耐波性和适航能力。

伯克级舰的主力武器是舰上的12组八联装MK41导弹垂直发射系统(舰艇前部4组,后部8组,前后各有3个相邻发射管的空间被用于安装再装填起重机,可用发射管共90个)。MK41可以发射“标准”系列中远程防空导弹、“海麻雀”近程防空导弹、“战斧”巡航导弹、“阿斯洛克”反潜导弹等多种制导武器,但由于配套的起重机只能吊装较轻的防空导弹,“战斧”导弹的再装填能力受限,该级舰打击岸上目标时的火力持续能力较弱。此外,以“本福德”号为代表的伯克级Flight-IA批次舰的舰尾只有直升机起降甲板而无机库。

值得一提的是,伯克级舰特别强调防护性能。为了降低舰体反射的雷达信号,该舰上层结构向内倾斜收缩,配备倾斜式铝合金桅杆,部分舰体表面还涂有可吸收电磁波的涂料。在抑制红外线信号方面,烟囱内设有喷射气冷装置,可以让高热废气降温后再排出,舰上温度较高的部位也加装隔热材料。舰底还设有能抑制噪音传播的气泡幕系统。

2011年,“本福德”号在BAE系统公司位于圣迭戈的造船厂进行升级改装,更换了舰桥设施和上层建筑防护材料,还对宙斯盾作战系统(其核心是一套电脑化的指挥决策与武器管制系统)的指挥控制功能进行升级,使之达到“基线9”版本,具备“协同交战能力”(CEC)。美国海军为此花费了3.2亿美元。

据英国简氏信息集团介绍,美国海军具备全面反导作战能力的水面舰只有18艘,包括3艘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和15艘伯克级驱逐舰,“本福德”号就是其中之一。在美国将战略重心向亚太转移的指引下,美国海军于2014年10月决定将2艘经过改进升级的伯克级驱逐舰(“本福德”号与“米利厄斯”号)部署到日本。据称,作为美国海基反导系统的一部分,美国中央司令部和太平洋司令部可以通过数据链直接向这2艘战舰发送反导作战指令。

“最强驱逐舰”并不完美

“本福德”号最令美国海军动心的地方,当属升级CEC后的协同作战能力。众所周知,自从上世纪70年代以SPY-1系列相控阵防空雷达与“基线”指挥控制系统为核心的宙斯盾作战系统成熟后,美国一直引领着海军技术的潮流。随着弹道导弹打击水面目标的技术日益成熟,美国就开始发展防空舰艇的反导作战能力和指挥能力,并多次对宙斯盾系统进行升级。以“本福德”号为例,该舰安装的“基线9”版本宙斯盾系统不仅能同时搜索和定位数百个空中目标,甚至能接管友舰的指挥权。

按照美军的设想,“本福德”号能与E-2D预警机、F-35战斗机、友邻的宙斯盾舰共同构成“防空火控综合体”(NIFC-CA)。美国海军曾经这样形容,在具备NIFC-CA能力的海上编队中,从航母起飞的E-2D预警机可以提供更大范围内的目标信息,帮助己方战舰和战斗机定位探测范围外的目标,战斗机也可以通过预警机向作战编队内的其他平台发送目标信息。在此基础上,CEC可以让位于不同地点和不同作战平台合作完成作战任务,例如:如果A舰在自身武器射程外发现目标,那么可以通过可靠的通信数据链,接管离目标更近的B舰作战系统,遥控其发射武器实施打击。

显然,可靠的数据处理和通信传输是协同作战的关键,而完成这一任务需要“多任务信号处理系统”(MMSP)。然而,美军目前对MMSP并不放心。军事专家指出,越复杂的系统越脆弱,越容易从基础环节被破坏,即便是一贯技术领先的美军也无法保证数据信息无线传输的安全。在乌克兰危机中,美军宙斯盾舰就曾在黑海与俄军苏-24M轰炸机“过招”,后者动用机载电子战系统,让美舰雷达和通信系统受到强烈干扰,数据信息传输质量严重下降。

此外,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还曾公开批评“本福德”号乃至后续伯克级反导舰的发展模式,认为设计于30年前的伯克级舰不足以容纳最新的军事技术。举个例子,从理论方案来看,用于反导探测的相控阵雷达天线直径最好超过20英尺,但受到伯克级舰内空间的限制,即便是尚未建成的Flight-Ⅲ批次舰(新伯克级)也只能安装直径12英尺的相控阵雷达天线。因此,“本福德”号或许战力强大,但并不完美。 

辛星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